动漫宿舍 - 那些给我们童年回忆的的动漫专题门户动漫宿舍讨论群:62479498;

卡西姆阿里巴巴同人文:Coming Home

来源:网络作者:admin2014-05-24 18:48

魔笛MAGI动画: 魔笛magi12集    魔笛magi13集

魔笛MAGI漫画: 魔笛magi167话    魔笛magi168话

 

 

卡西姆偶尔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

那毕竟是人生中一段难忘的经历,不管怎样都算是珍贵的回忆。每每想及这头脑里总会跳出来那家伙的身影,一头金发的小孩子,脏兮兮的脸,明亮的眼睛却是干干净净。

想到阿里巴巴黑发少年的心情总是会有些复杂,对他的定义也不会是昔日好友那么简单。不过虽然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处于有些尴尬的状况,曾经的回忆,倒是令人讽刺的美好。

 

现在卡西姆站在巴尔巴达的街道上,夕阳慢慢从地平线沉没,配上荒凉的街景更显得凄清无比。少年嘴里叼着根烟,吸了几口之后烦躁地吐了出来,火星溅到地上,被他狠狠地踩散。

他的心情有点差,因为他又想起了阿里巴巴,就在他于夕阳西下的时刻往雾之团的基地走去时有那么一瞬间脑海里闪过了这样的场景,回忆鲜亮得简直不像是很久以前的事,连那些讨厌的细节,也清清楚楚地在头脑里回放起来。

——“嘿,卡西姆。”

 

那时阿里巴巴的母亲已经死了。两个小鬼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在贫民窟里艰难地生存着,他带着一帮坏孩子偷东西抢劫打架,看着那个金发小孩子乖乖地给别人擦鞋当导游,拿到一枚小小的钱币就笑得像开了两三朵花。

为了活下去他们都过着忙碌的生活,但是阿里巴巴的工作往往会结束得比他早一些。每当夕阳将沉阿里巴巴会来找他,金发小鬼脸上一道汗一道泥,他会用衣服把手擦擦干净,然后对他伸出手。

“嘿,卡西姆,

“我们回去吧。”

 

斜晖从他身后缓慢地染开金橙色的影子,在他透亮的眼睛里闪闪发光。小鬼的金发因为长久不曾打理显得黯淡,但他的双眼却漾着明亮的暖色。

我们回家吧。

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手还那么小,纤细的手指却小心翼翼地拉着只比他大那么一点的自己。

而现在那两个小鬼都已不复存在,其中一个把烟在脚底碾碎,黑发毫不在意地一甩,迎着夕阳大步向前走去。

 

他走入的是黑暗。

回家什么的,早就已经不可能了。卡西姆很早以前就清楚这一点了。

原本他的确以为他们是家人。最亲密无间,不分彼此的家人。他甚至幻想他们可以一直这样生活在一起,那时的想法,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可笑地要命,让他恨不得杀了那个竟然会那么想的自己。

温柔的婶婶不在了。那个金发小鬼去了皇宫。最后,妹妹痛苦地呻吟着病死在自己怀里。曾经如此真实存在着的所谓的家人一个个散去,而那个家也随之分崩离析,最后剩下的,也只有自己。

永远的陪伴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接下去的路,他还是要靠自己走下去。

 

而卡西姆没想到过自己还能再见到阿里巴巴。

金发少年比起之前稍稍长大了一些,脸颊却还是圆润得有些幼稚。经历过了大风大浪对方明显要比之前成熟很多,但毕竟比不过老谋深算的自己。

他请对方坐下一起说着话,当年的两个小孩子现在已经是大人了,既然是大人有阴谋或欺骗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阿里巴巴啊,你果然还是个傻瓜。

 

看着阿里巴巴因为自己的话语露出震惊难言的神情,卡西姆心中泛起了得意。倾述着过去的时候悲伤是真的,愤怒是真的,也因此想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来,一起分享那些难以忍受的痛苦,所以他故意一脸急切地按着阿里巴巴的肩膀,脸上是诚恳地让人难以拒绝的神情,“帮助我!阿里巴巴,求你!”

他果然没能拒绝。

巴尔巴德三王子加入了强盗团,卡西姆对此心中感到了无可比拟的满足。那个身上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的少年现在就在自己身边,就像是以前伸出手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到的东西现在就被他握在掌中一样,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那个高贵正直的王子大人将在这个肮脏的强盗团里如何生活下去,而自己,又能将他拉下到何等程度?

光是这样想,他就觉得身体都因为兴奋而颤抖起来了。

 

“卡西姆,有时候我还挺怀念小时候。”

无聊聊天的时候阿里巴巴对他这么说。

“我也挺怀念的。”他不咸不淡地应着,漫不经心地吐了个烟圈,毫不意外地看见阿里巴巴默默地移得稍稍远了些。

“你这样冷淡的态度算是怎么回事啊。”对方有点不满地抗议着。

“哪有冷淡啊。”他这样应道,看着少年皱起的眉,“反倒是你,我觉得你挺冷淡的呢,这样躲得远远的,是什么意思?”

阿里巴巴无奈地把眉毛皱得更紧了,金发少年有些憋屈地瘪瘪嘴,“我不喜欢烟味啦。”

 

魔笛magi

 

他看着那双干净的金色眼睛,双眸不自觉的微微沉下,大概是因为他脸上的表情过于明显的缘故,他看见阿里巴巴试探着往这边凑了过来,“卡西姆,你在想什么呢?脸上这样奇怪的神情。”

他却没有回答。

心中那块由于“他和我一样是强盗”而变得满足的地方,好像因此又开始微微躁动起来了。

那家伙是个强盗,却不杀人,不吸烟,不做任何对自己而言显得理所当然的事。他身上还是有着光,明亮而纯粹的光亮,一如既往地让自己觉得扎眼,甚至不自觉地开始心慌。

啊啊。果然还是嫉妒着他。

 

 

 

 

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想要让他染上恶习,染上烟味,染上鲜血,染上黑暗,染上自己身上浸染着的一切,想要把他从那个高不可及的地方拉下来,然后他们就是一样的人了。

但自己却做不到。

也许自己一直以来的愿望,也只是能跟他站在一起而已。

无法实现的话,就把他们两个人一起都毁灭掉。

为什么只有他。

只有他。只有他。只有他。只有他。

 

只有他站立在光明里,而自己陷入黑暗。正因为对此感觉到不甘当年才派人跟踪他得知密道,纠集匪众杀入皇宫,最后逼走了他,而在那段分隔的时间里自己却克制不住地会想起那个金发少年,曾经他们是那样亲密的家人,对方却抛下自己踏入皇宫,自己最终失去全部。怀着近似于报复心理地做完一切,带着强盗团沉溺于厮杀的时候想着“那家伙的生活也并不比我好多少吧”,仿佛也能因此得到安慰似的,然而重逢后他却又看见了那个金发的身影后面不知何时站立着扎着麻花辫的小鬼与红发小姑娘,下意识地回头往身后看去时,才发现依旧只有自己一个人。

他看着正注视着那个金发脑袋,露出澄净而坚定眼神的蓝发孩子,一种难言的心情涨上胸口,而当他看见阿里巴巴复杂的回望目光时,终于狠狠地皱起了眉。

他说不出自己的心情是什么,但愤怒真真实实。

他开始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自己抓不住那个金发身影,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失去。

 

他想的并没有错。

事实上他不仅失去了阿里巴巴,连同自己的性命也一同失掉了。

决裂,厮杀,溃散。一切发生得突兀却又顺理成章。他看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消散,金发少年在他眼前泪水流了满脸,心中却只剩下奇怪的平静。他想说一个男人哭成这样算什么样子,道别的字句却无法挤出喉咙,他最后只能任阿里巴巴拥抱住自己的rufu,对方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滴在自己身上,彻底消逝的瞬间他偷偷地亲吻了阿里巴巴的额头。

对方也没有发现,只是抱着自己漆黑的残躯哭得嘶声力竭。

 

将要加入rufu的洪流的时候他看见那个蓝发小鬼又来了,对着哭泣的阿里巴巴伸出手,明明只是个小孩子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大人一样,他说,“欢迎回来,阿里巴巴君。”

而红发小姑娘也喊着他们的名字奔跑过去,伸出的手臂紧紧地抱住那两个悲喜交加的脑袋。

黑发少年突然就觉得有点愤怒。

自己过去的确是想要毁掉他,但真要这么做时却会感觉舍不得。他对阿里巴巴的心情一直很复杂,这份感情,沉重得超出了他所能预料的一切,爱与恨纠缠在一起说不清哪个占得比例更多。然而rufu的交流终是让自己躁动的心平息了下去,那些拧成一股的繁冗情绪慢慢淡化,最后剩下的,也只是,“他是你重要的人”而已。

 

魔笛magi

 

像是有点赌气似的,他在离去之前偷偷地将自己的一部分rufu注入到了阿里巴巴的身体里。

那些过去的恩怨随着生命的逝去也一起消散吧,剩下的,大概就只有这些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

 

他的rufu可以说是阿里巴巴身体的侵入者,对方的rufu在接触自己时有轻微的躁动,但最后也选择了无声的包容,大概阿里巴巴对自己,本来就没有多少防御意识。

共存的日子不知过了有多久,卡西姆觉得自己也逐渐安定,他想,这大概是他们能拥有的最好的结局,他们毕竟永远相伴,即使以这样的方式。

 

阿里巴巴经历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那家伙变胖的时候他笑得在地上打滚,攻略赛共的困难他默默替他承受一些,遭受埃尔萨梅的诅咒时他也有尝试着帮忙抵御。他有时挺想伸出手去摸摸阿里巴巴左耳上的那个红色耳环,那本来是他的,嘿,搭档,你这样做,是不是代表你永远都不会忘了我?

你的母亲被病痛带离,你的朋友也终将散去,而我,却永远都在这里。

他相信自己能做的比任何人都要多,真正能够保护着阿里巴巴的,从头到尾都绝对只有他卡西姆而已。

 

半年后在雷姆帝国,金发的年轻剑斗士持着长剑正对露出了獠牙的残暴巨猿。面对非人类的怪力一切的防御都显得徒劳无功,他被怪物的吼叫震倒在地,巨爪击在自己腹部,强烈的疼痛感让身体都快要麻痹,他猛地喷出一口血,随着被对手狠狠甩开斑斑驳驳地洒了好远。他倒在地上丧失了反抗能力,却没有任何人来阻止这场单方面的杀戮,怪物的牙齿咬在自己胳膊上,自己像变成了一张脆纸一样轻而易举地就能被它咬断。

已经感觉不到痛了,虚汗却从脸上不断滚落。他挣扎着发出惨叫,拼尽全力地抵抗着想要保护自己,却根本没有一点意义。直到这个时候自己的大脑里才突然闪出这样的想法,难道他阿里巴巴,真的要死在这种地方?

 

然而最让自己绝望的却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喊叫声,观望着这场血腥斗争的观众们露出残酷的笑容,用兴奋地发抖的声音大喊着,

“吃了他!”

“吃了他!”

“吃了他!”“吃了他!”“吃了他!”“吃了他!”

 

 

 

救……救救我啊?!——

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为什么他们全都是那样的表情?明明自己马上就要葬身此地,为什么他们还是能那样笑着享受着这一切,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证自己的死亡?!——

没有人来救我吗?

真的要死在这了吗?

 

明明还有那么多事情还要去做,那些约定也都没有完成。自己,自己怎么能死在这里?!

救救我啊!有没有人能来救我?!!!!!——

回答他的是怪物伸出的手臂,自己被它攥在手心里,收紧的指间传来的巨大力道像要将他捏碎,血液从四肢肆意地流淌而出。

 

意识逐渐地模糊起来,好像慢慢地飘离了身体。大概人死前的确会看见自己的过去吧,在确认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办法从怪物手下生还的时候,他的大脑里一瞬间闪过了许许多多的回忆,比方说蓝发小鬼对他露出的微笑,红发小姑娘的信任眼神,辛巴德先生注视着他的时候眼里有着期待,还有自己的母亲,总是那么温柔地笑着,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幸福得无可附加。

对啦。还有那个家伙。

和自己在贫民窟里跑着打闹,一起长大的那个重要的人。

“卡西姆……”

 

魔笛magi

 

他无力地动了动喉咙,像是回光返照一样地发出了呻吟。

——嘿。搭档。

大脑中突然有谁在对他说话。

 

——你的母亲已经死了。你的朋友分散在世界各地。而你躺在这里,明明就要死掉了,却没有任何人愿意救你。

——孤独吗。痛苦吗。无力地想要落泪吗。

明明是如此残酷的话语,那人的声音却是这样温和而舒心。

 

——但是啊,这一切一切都没有关系。

他挣扎着睁开眼睛,原本模糊的世界被他强迫着看清楚。

——因为如果是两个人的话,就不会感到寂寞了吧。

 

视野突然一片清明。金发少年发现自己坐在竞技场的中央,怪物俯下身子,充斥着血丝的眼睛带着杀意看着他。

啊啊。

他想起来了。

呼唤着他的人,给予他力量的人,支撑着他站立起来的人,到底是谁。

 

而那个人告诉他,现在什么样才是能保护自己的办法。

他抬起眼睛往四周看去,竞技场装饰性的雕塑就摆在那,铁枪被塑像捏在手里,他舒出一口气,突然就迈开步子,飞快地往那里跑去。

怪物才不愿意放下到手的猎物,紧紧地追在自己身后,脚步声沉重地踏响起来,他却不再感到惊慌失措,他一把夺下雕塑手中的铁枪,直直送入巨猿冲他张开的血盆大口。

 

抛下了皇宫中学到的宫廷剑法,重新拾起贫民窟才有的格斗术。就算不够严谨如同儿戏让人笑话,但这样的战斗方式,才是真正的保命利器。

观察环境,设置埋伏,就算是被人不齿的偷袭也显得理直气壮。利用手中所能触及的一切,唯一的目的也只是让自己活下去——

他对怪物发出挑衅的大喊,拿起了剑向角落飞奔。

 

“跟我来啊!敢追上来吗?!”就像面对侵犯他们地盘的大人一样,他叫喊着奔向死角,在对方视线并不能及的地方,有卡西姆拿着木棍候在那儿,只要那家伙露出半个脑袋,就能狠狠地一棍子击打上去——

怪物的手臂一下子击在他迎上的剑尖上,贯穿的瞬间发出巨大的嚎叫。

两个人的话,对,只要是和你在一起的话,就算面对再强大的对手也——

他紧握着剑重重地挥上。

 

一下。一下。再一下。血液飞溅里那个看起来强大无比的大人也能够在他们的合力中被击倒在地。

巨猿的哀嚎响彻了整个雷姆竞技场。

男人颤抖着手臂,躺倒在贫民窟的垃圾堆上,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两个小鬼打败。

因为只要我们同心协力的话——

他看着怪物惨叫着倒在自己面前。

——就是天下无敌!

 

那个瞬间金发少年感到身体中涌上一股熟悉的力量,一种温暖而熨帖的温度顺着经脉席卷了身体,这样的感觉就如同有谁张开手臂拥抱着他。

他抬起眼睛向四周看去,却谁也没有看见。

他茫然若失地站在那儿,连周围响彻天宇的欢呼声都听不到了。

 

那天大爆冷门的阿里巴巴战胜了巨猿获得奖金,钱一下子有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花,就把那猿猴买了下来,跟在自己身后,多多用敬佩的眼神看着他,阿里巴巴感到得意的同时又想,他也许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自己了吧。

当夜阿里巴巴做了个梦,他又梦见了自己小时候。

金发的小孩子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小跑着去另一个地方找自己的好朋友。夕阳的光芒是金橙色的非常漂亮,把卡西姆漆黑的眼睛都照得明朗了一些。

而他在卡西姆的眼睛里,看见了正伸出手的自己。

 

“嘿,卡西姆,我们回去吧。”

他觉得自己一定笑得非常非常灿烂,因为卡西姆怔了一会儿,也跟着笑了起来。

他拉住了自己的手,很响亮地应了一声。

 

“我们回家。”

安宁的夜里,金发少年睡得很沉,他的嘴边笑意明显,像是感觉到谁就陪伴在他身边。

 

 

 

相关推荐:

摩爷和红玉告诉你找对男人的重要性

练红玉的属性是霸气的萌妹子

盘点magi中的十大总攻

盘点magi中的十大苦逼人物


分享到:

相关文章
魔笛同人文:一千零一夜 第一夜
阿里 摩尔 With you 第二十五章
只要这样就可以《CP:辛巴德X练
阿里 摩尔 With you(五)
阿里 摩尔 With you(四)
责任编辑:动漫宿舍
Copyright 2012-2022 www.acdorm.com. 动漫宿舍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 tags标签